诚博国际

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故事内容

在心底默默吟唱

栏目:情感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6-10 点击:
  (一)分别
  
  远处的天边朝霞还未完全褪去,太阳也似乎还在留恋着什么,迟迟未露出笑脸。
  
  奥迪车前座父亲正在认真地转动着方向盘,身旁的母亲则神情忧伤,目视着前方却没有焦点,后座挨窗倚靠的女孩眼睛迷离。车的飞驰模糊了窗外的景物,虽然注视着窗外,但却不曾有任何实物收入眼底。
  
  两旁的绿化带在移动,车在飞驰……
  
  嘈杂的机场,人声鼎沸,有接机的身影在晃动,也有面临离别的场景在上演。
  
  “爸妈,我要进去了,你们走吧,要多多注意身体。”女孩亲拍着母亲的肩膀,声音有些哽咽。
  
  “恩恩,莫晨啊,在那边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要熬夜,不要太累…..”母亲一边抽泣着,一边叮咛着。
  
  “……”又是一番煽情的渲染之后,莫晨眼角已经全湿,不舍地进到检票口,挥手和父母告别。
  
  飞机正式起飞,划过长空,气势如虹却又显得那么自然。
  
  (二)回归
  
  地球的另外一个国度——加拿大……
  
  充满古老的多伦多大学在清早阳光的沐浴下,更添了一分神秘色彩。
  
  男孩坐在偌大教室的一角,桌上摆着几本薄厚参差的指导书,出神地望着窗外。教授还在投入地讲着什么,然而此时的男孩,能够被人读到的却仅剩忧郁。
  
  校园内,人群稀疏,可是一种古老却又生机勃勃的大学气派会让你忘却置身于异国他乡的陌生感。古老的维多利亚建筑和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大楼鳞次栉比,交相辉映。整个校园和谐,雅静的氛围让人心旷神怡,忍不住想要大声感叹。
  
  莫晨拖着有些沉重的行李箱,踏进了久违的校园,顿时一切的伤感和疲惫仿佛全都消褪了。
  
  外婆过世,回国了有将近一个月的她终于又重拾心情,回到还未修读完毕的学府。她还有半年的课程就可拿到学士学位了,这也意味着美丽而又青春的大学时代也将宣告结束。
  
  回到寝室和久违的姐妹们寒暄了一番后,一切好像又有了一个月前的感觉——熟悉的大学生活。
  
  (三)相遇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日子也一天天地无聊起来。莫晨虽然性格开朗,但是节奏缓慢的大学生活还是会让无所事事的学生感到因时间的太过充裕而带来的压抑。
  
  今天还是照常上着课,可以容纳一百来个人的教室稀稀疏疏地坐着些许学生。有男有女,或分或聚得充实了宽敞的教室。教授还是继续讲着未完的课题,教室也在麦克风的传递下真实生动起来。女孩也无心地听着,眼神开始游离四周,突然斜对面靠窗的一个忧郁眼神吸引了她的眼球。
  
  如今的大学里可以透射出这样神情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记忆中的这所大学,虽然有着各式各样的男生,被爱滋润下有着幸福笑容的,整天抱着厚厚的图书埋头沉默的,帅气的性格开朗又有点抽的,等等。
  
  但是眼前的这个有些清瘦又略带忧伤的男生着实让莫晨眼前一亮。瘦削的脸庞上,眼神迷茫,透露着忧伤,好像有着满腹的故事,让人忍不住好奇的同时又有点心疼。
  
  像这样的相遇接连几天都在这间教室中上演着,只是这场邂逅中主角却永远只有莫晨一个人,而男孩似乎连配角都算不上。
  
  或许是女生的天性,心底那份矜持还是掩盖了真实的欲望。
  
  终于有一天莫晨被强烈的好奇心打败了,他主动靠近了男孩,不再满足于远远地观望。有意无意地和男孩搭讪着,而男孩也由最初的一脸愕然变得自然起来。男孩也没有排斥有一无一地回答着…….渐渐地,他们熟了。
  
  在大学校园里,没有恋人的男女走在一起,是很寻常也是很自然的,不管他们之间的情感在界限之内还是之外。
  
  (四)了解
  
  微微一阵秋风扫过,却掀起了地面一片涟漪。纷乱堆积起的树叶像水痕一般在地面打着转,画着圈。
  
  “骆枫,若风,是好像风一样的意思吗?”走在林荫小道上,莫晨不禁思绪四伏。
  
  要是那个叫骆枫的男孩真能像风一般随性就好了,那么他脸上的色彩会不会丰富起来,他的眉头会不会不再经常纠结。
  
  日渐的相处,莫晨还是能在不经意间撇到骆枫的失神,或者忧郁,或者迷离。莫晨开朗活泼的性格并不曾感染到他。他心中满满的故事似乎依然那么神秘而又遥远。
  
  莫晨想,也许他们是不够熟吧,恩,是这样的吧…….
  
  这样想着,伤感又在不经意间唤醒她的记忆。骆枫脸上那抹少有的笑容是那么的好看,不禁让她轻颤。
  
  于是莫晨决定亦或是挑战,她一定要让骆枫开朗起来,因为某种情感在催促着她一定要去做些什么,为他,也为她。
  
  还没谈过恋爱的莫晨为自己的决心坚定着,或许她还不够成熟,至少在感情这方面她还很稚嫩。未知的生活也可能很曲折,心中的那种感觉可能还未定,但是她决定要继续走下去。
  
  在进一步的了解中,莫晨解读了骆枫心中的故事。原来他曾经也是有着开朗的性格,爽朗的笑声随处可闻。可是突然有一天他的身边少了一个人,同时这份快乐也随着她的消逝而埋藏。骆枫的女友因一场意外,永远的离他而去,只身一人的他,永远也回不去从前,仿佛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光明。
  
  越是读的更多,莫晨也在不知不觉中陷得更深。莫晨知道自己是真正爱上了骆枫。
  
  (五)无法自拔
  
  校园里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太多的人群,车辆更是微乎其微,显得分外宁静的同时也格外得冷清。然而校园的每个角落却在悄然上演着什么,正如莫晨的心,在波澜不惊的关系下,某种情感正在悄悄地滋生,已经无法自拔。
  
  快要入冬了,深秋的早晨有点冷,莫晨不禁打了个寒颤,是衣服穿的少了吗?还是内心一直没有被温暖过。
  
  莫晨开始每天试着逗骆枫笑,不时地还给他讲些笑话,尽管有时很冷。忧郁的他当然也知道莫晨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他难以释怀的心。所以也在积极地配合着她,虽然她做的一切并没有完全改变过他。
  
  渐渐地,伴随着有规律的大学上下课时间,莫晨所做的努力也在一天天地起着某种作用,仿佛催化剂一般,虽然没有真正反应,但是却加速着另外一种事物的变化,或者说是两种,而且也日渐有了结果。男孩脸上丰富了好多,慢慢地,笑容就很自然的在他脸上绽放,定格,久久不能散去。但此时莫晨的心也在一天天的沦陷,无法自拔。
  
  她一天天地看着他好起来,可是却也一天天地越发焦虑。因为假如骆枫的心里一直无法放下逝去的女友,她可以等,但是如果他的眼里一直看不到她,她还要等吗……..
  
  时间一天天过去,初冬也悄然而至。此时莫晨的学业也已经接近尾声。
  
  然而日子的推移越发加剧了莫晨的情感,她决定要一直等他,直到有那么的一天。
  
  (六)心痛
  
  校园后山中的那湾清水在幽静的流淌着,也许也有鱼儿正在水下调皮地玩耍着,但是清澈的水面是那么得平静。可能是它掩藏的太好了吧,不然怎么会在鱼儿突然跳跃时水花四溅,泛起大大的漩涡。
  
  校园校史馆前,人群涌动,好多肤色各异,身材参差的男女生穿着学士服在草地上互相交谈着,欢笑着。顿时校园在一片片祝福和欢笑声中淹没。
  
  今天是颁发学士证的一天,也是莫晨毕业的一天。
  
  “恭喜你,终于毕业了。”骆枫真诚地祝福着。
  
  在那种充满喜悦但又弥漫着离别气息的氛围中,莫晨自然地拥住了骆枫。撇开内心的顾忌,在这一刻她只想抱住他,来掩饰心中的不舍。然而此时的莫晨在靠上肩膀的一刹那,再也隐瞒不了心中的情感,泪水滑落。
  
  没有什么特别,更没有所谓的奇迹发生。骆枫只是轻轻地为莫晨拭去了眼泪,笑着安抚她,不要难过,人生有聚有散,以后可以常联系。但是骆枫却怎么也想不到,泪水可以擦干,但心中的伤却永远也愈合不了。
  
  在这一刻,她明白,他不爱她。
  
  (七)独白
  
  虽然已经毕业了,但学生还需要一些后续的交接工作,这似乎也给了莫晨留下来的一个理由或是借口。她决定为爱勇敢一次,她期待着时间可以改变什么。
  
  于是就这样,毕业之后,大半个月又过去了。
  
  此时的季节已经正式转为冬天了,枝条上本来还可以依稀看到的生命也在季节的更替中化了。
  
  地球的另一边,家里已经打来了好多电话,询问莫晨为何迟迟未归。
  
  最近的电话似乎也越来越平凡,今天亦是如此……刚接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又是同样的话题,然而又被莫晨搪塞过去了。
  
  继续和骆枫接触着,她还在等,她期望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他会主动给她她想要的答案。
  
  可是突然的一则信息打乱了她的计划,她接到舅妈的电话,说她爸妈将要离婚。
  
  这可谓是晴天霹雳,将莫晨推向绝望的边缘。虽然平时也知道父母关系不太好,但是还不至于走到要离婚这一步,他们到底怎么了,莫晨陷入了沉思。
  
  她要怎么办,是就这样放弃吗?可是等待了这么久,内心的情感还是那么强烈。
  
  想了好久,她决定了她要向他表白,无论结果如何,她不能让她的初恋在无声的等待中终结。于是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她明天回国。
  
  “晚上六点,在以前经常一起散步的林荫小道,有事。”莫晨按着手机键盘,轻拨确定键将信息发出。
  
  冬天的风寒冷刺骨,冬天晚上的风尤甚。然而此时的莫晨丝毫没有感受到寒冬的凉意,脸颊居然还泛着一抹红潮。其实此刻她的内心就如烈阳下的大地,被灼烧得滚烫。
  
  昏暗的路灯下,一抹熟悉的背影,冷的有些发抖,不过不很明显,但莫晨却看得到。
  
  “你来了,天还真冷呢。”骆枫搓着手说着。
  
  “恩,今天有些话想对你说。”说完莫晨低下了头。
  
  “哦”简短的回应。
  
  “其实….其实…..骆枫,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说着说着莫晨抬起了头,想要汲取骆枫眼中,不,是他心中的信息。
  
  心怦怦地跳着,期望着他的回答,她想要的回答。
  
  可是仿佛时间凝固了,骆枫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只说了一句“晚上很冷,早点回寝室吧。”
  
  望着前方略显清瘦离开的背影,独自站立的莫晨流下了眼泪,但也仿佛早就知道了结局,泪水在决堤的一刹那,莫晨毅然地拭去了。她知道,他心中还有那个身影。
  
  那一晚,他和她都失眠了,骆枫不是不知道莫晨的心意,她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然而骆枫心底最深处,永远都还留存着那个身影。他还不能真正打开心扉,他还不确定这样的他是否能够给她承诺,他还没准备好,一切来的太突然又太自然。
  
  他知道,不敢轻易说爱,不是不敢,而是不爱。
  
  (八)变化.
  
  离别的行装早在决定告白的那晚收拾好了,坐上出租车的莫晨,揪着肩包,眼角含着泪。
  
  “麻烦…麻烦请到机场。”寥寥数语,却那么干涩,难以启齿。莫晨知道,这个城市这个国家,他们这辈子应该也不会再有交点了吧。
  
  真的都能够遗忘?真的都已经释怀?手中的肩包已经扭曲,莫晨的眼泪决堤。
  
  又是飞驰的汽车,模糊的窗外,这次是景物模糊了,还是眼睛模糊了……
  
  “小姐,机场到了。”还沉浸在悲痛中的莫晨惊醒了。她知道心脏即使已被刺痛,也许伤口可能永远不能愈合,但是生活还要继续,这就是现实。
  
  擦干眼泪,付完钱,下了车。
  
  拖着行李,在偌大的候机厅等着。周围喧嚣而又热闹,可是却怎么也进不去莫晨的心里。
  
  真的忘记他了吗?最后一次的告别都不做吗?就这样离开好吗…...太多个疑问太多的纠结涌上心头。
  
  还有两个半小时才登机,还有时间吧。莫晨坚定地转身,朝大厅出口走去。
  
  是的,给自己一个借口,即使是离别,也要潇洒一些,就算是最后一次的会面,也要精彩一点。
  
  “taxi,taxi……”有些欣喜又有些激动的莫晨朝对面一辆出租车挥着手,脚步也自然地踏上了人行道,朝着车子的方向迈去。
  
  “彭!”的一声巨响,世界顿时黑暗一片,没了光明,也失去了声音。
  
  莫晨被迎面而来的汽车压在了车底下,行李和肩包被甩出去好远,最后倒地。
  
  一时激动的莫晨没有注意上方的红绿指示灯,已经显示红灯的人行道上只有她一个人奔跑的身影。
  
  此时已经是一大群人在围观,右脚被绞在车子箱壳里面,头部下方不时地渗出新的血液。莫晨好似永远沉睡了。
  
  她没有想到一次勇敢的回头不但剥夺了她的身体,也剥夺了她唯一一次潇洒的机会。
  
  (九)后悔
  
  如果说死亡可以换得半颗后悔药的话,那么骆枫宁愿用下辈子的生命来赊账。
  
  算下来莫晨离开已有一个星期了吧,然而浑然不知的骆枫还在责怪着自己,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以至于莫晨到今天也没联系自己。
  
  是的,一直都是这样,总是莫晨先拨通他的电话或是先发出信息,骆枫永远都是被动的。是他被宠坏了,还是莫晨真的累了。
  
  想着想着,心情越来越烦躁。也许不应该每次都是她主动吧,作为朋友,我也需要主动一次吧。恩,作为朋友。到了此刻,骆枫还在为自己溢于言表的情感找着借口
  
  拿起手机拨出了莫晨的号码,一秒两秒…..“对不起,您拨的号码不存在。”
  
  按下重播键,公式化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次两次…..结果还是一样。
  
  “莫晨怎么了,真的生气了,换号码了吗?”骆枫有些不安,也越发地急躁起来。
  
  寒冬的早晨,北风呼啸着,真的很冷,穿戴仍旧有些单薄的骆枫,拿了一条围巾匆忙地出门了。
  
  校园里较往日相比,人群更显稀少。骆枫踏着他们一起走过的林荫小道,向莫晨的宿舍走去。
  
  “同学,请问下莫晨在吗?”骆枫搓着手,向房间中一位看上去有点像俄罗斯国籍的女孩询问着。
  
  “……”一番流利的英语对话后,骆枫知道了莫晨已离开的消息,而且算来已经有一周了。
  
  “她已经走了吗?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口信,做不成恋人,连最后的离别都不做了吗?”从女生宿舍楼出来的骆枫精神有些恍惚,好似忧郁又好似伤感的神情又重回他的面庞。
  
  两边的树木已经都是棕灰色了,仅剩枝干的树木点缀着小道,看上去是那么的凄凉。
  
  原来已经到了深冬了,曾经的林荫小道早就不再葱郁,可是自己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一如莫晨的离去,自私的自己一直在期盼着别人的主动,然而一直在等的人却早已离去。
  
  当一切都不能改变,当一切都不再回去时,是不是就预示着后悔的来临,可是会不会太晚了点。
  
  寒风还在呼啸,诚实的身体已在瑟瑟地发抖,然而此时的骆枫还在漫步小道,只有他们两个回忆的小道,似乎永远也不想停下。
  
  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了莫晨,只是自己一直不愿去接受。
  
  从莫晨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中,从他期待着莫晨有规律的电话联系中,从他温暖地抚过她头顶中,从………..
  
  爱情早就存在,只是它已变成习惯,而他早已被宠坏。
  
  (十)追寻
  
  发过无数的邮件,留过无数的留言,打过无数的电话,可是他的世界依然无声,一样黑白。
  
  真的就这样结束吗?我的爱情还会回来吗?
  
  骆枫除了苍茫的独白,好像失去了全世界。
  
  (十一)绝望
  
  遥远的中国,华丽的卧室中站着一抹熟悉的倩影,有些悲伤有些落寞。
  
  “晨晨,下来吃饭吧。”妈妈在楼下温和地招呼。
  
  饭桌上爸爸拿着碗朝东坐着,妈妈在侧面紧挨着,不过面朝北。
  
  看着行动还有些迟缓的女儿,饭桌上的两颗心不禁又有些神伤。
  
  在女儿迟迟未归的担忧情绪中,母亲派人远去加拿大探访消息。得知女儿正在和一位加拿大籍男孩恋爱,而且对方的家庭好像并不宽裕,一直坚定着门当户对观念的莫晨父母,决定采取一些“手段”,将女儿骗回国。
  
  于是就上演了舅妈电话传离婚的消息,将女儿成功骗回国。可是谎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可笑的是这个代价由女儿替他们承受了,所以每次看到女儿有些颠簸的右脚,自责和心痛还是会涌上心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会日渐愈深,也许一辈子都会折磨着他们。
  
  晚饭过后,莫晨又缓缓地回房了,车祸后的她再也回不去从前的活泼开朗,现在竟有些迷恋上独自眺望远处,透过窗户,想象着遥远那一边。
  
  也许她已不再心痛,对骆枫的那份爱早在她跛脚后就将之深深埋藏,或是用作一生最美的回忆。她的初恋,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忘却,更何况它曾经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远处绿荫一片,又是春天了吧。春天总能给人带来美好,莫晨似乎也没有那么伤感了。
  
  也许是刻意去忘记,也许是不愿再次伤感,她将有关他的记忆整理好了,放在心里固定的一角,那个只属于他的地方。
  
  “今天晋凯又送你回来的吗?要不你们就早点把婚事办了吧,也都老大不小了。”莫晨刚进家门,母亲就唠叨开了。
  
  莫晨沉默着,脱下外套又缓缓地上楼了。
  
  也许母亲说的对,她应该考虑下婚姻的事了,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也许婚姻可以将她对骆枫的思念阻断,也许婚姻可以让她在他心中的形象完美,不,至少应该健全吧!因为她可以阻止自己不要想起那些早就熟记于心的数字,他和她将不再有理由相见。
  
  烟花三月,百花盛开。
  
  白色的礼堂,白色纱裙,白色的花朵,将一切点缀着犹如梦境中的童话,那么完美又那么地不切实际。
  
  今天莫晨出嫁了,而她的新郎是晋凯,不是远方的他。
  
  日子总在让人们记起什么的时候又匆匆溜走,一年的时光恍如时间飞逝,又似倾泻之下的瀑布流水。在淡忘伤痛的时间里,日子仿佛不再用秒来计算。
  
  又快五月份了,这时候的春天,气候温和,不再如初春般的湿冷。多伦多校园里同学的着装也开始变得单薄。
  
  再次走在林荫小道上,骆枫不再忧郁,反而更添几分成熟。
  
  是的,他确实成长了。在莫晨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沉浸在书里,再过一个星期,等他的论文答辩成绩下来了,他就可以去找她了,无论天涯海角,他都不会放弃。
  
  “莫晨,等着我…….”骆枫在心里呼喊着,神情有些激动。
  
  又是一个星期的开始,阳光明媚,气候温和………..
  
  地球的这边,莫晨正安静地躺在靠椅上,微微凸起的小腹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了,她即将是个做妈妈的人了。
  
  骆枫这个名字已不再那么强烈,至少现在摸着肚子的莫晨这样想着。
  
  拿起电话按出那些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数字,她要告诉骆枫,自己已经怀孕,她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到有点让他为难的女孩,她对他可以放下男女的情感,她要回到只有简简单单感情的友情中。
  
  手机响了,此时的骆枫正在候机厅等着检票口的通知。
  
  一个陌生的号码,会是谁呢?
  
  “喂,你好。”
  
  “……..”电话那头好似中断了一般,接连的几声“喂”都没有人应答。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面孔,难道是莫晨吗?
  
  欣喜外加激动,重新又将听筒靠近右耳,“是莫晨吗?………你是莫晨?”
  
  “…….”电话那头又无语。
  
  几秒钟又晃过了,终于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恩,我是……我是莫晨,你…….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莫晨以为自己很潇洒,可是在再次亲耳听到骆枫开口喊她名字的时候,眼泪早已决堤。
  
  “好,哦,不好,莫晨,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换号码,为什么不回信息,不回邮件……为什么….你,你这些日子过得好吗?”骆枫声音近乎嘶哑,激动地对着电话那头的她’责问’,却忘了最重要的一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又是一阵沉默,莫晨双手有些颤抖,原来他一直还记得她,原来他还再找过她。
  
  “我…….我很好”捂着嘴,不让眼泪哽咽声音,继续着“骆枫,你知道吗,我结婚了,我有身孕了,我………”
  
  电话那头还继续讲着,可是骆枫却没有勇气在听下去。
  
  她嫁人了,她也快为人母了,而他还想要找她,想和她说那句一直欠她的也是欠他自己的——“我爱你”。然而现在,好似一切都太晚了,他们真的回不去了………
  
  他知道,不敢轻易说爱,不是不爱,而是不敢。
  
  (十二)尾声
  
  “当一切都改变的时候,才感受到人的力量真的很渺小。不能怪缘份的浅薄,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当我们不再幼小时,有一份责任是要我们去背的,所以那句迟到的表白我会深深地埋藏心底。”这样想着,骆枫会心地笑了,因为他知道,这种责任是两个人都要背负的,他不想让她为难,因为他可以深爱她到放手后笑着流泪。
  
  远处的天边晚霞美丽迷人,夕阳西下,叹尽人生沉与浮。
  
  梧桐树的叶子再次飘落,不小心踏过,在脚下沙沙作响。
  
  再次回首母校,漫步在浸满回忆的林荫小道,骆枫不再波澜,他可以平静地接受一切。如果来生还能相遇,他一定不会再错过她,那句“我爱你”,他会用一辈子去诉说,不是高声呼喊,而是在心底默默吟唱。
  
  END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诚博国际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亚虎国际娱乐
    诚博国际诚博国际娱乐诚博娱乐登录入口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