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博国际

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黑山老妖传说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7-09-05 点击:
  我是一个在黑山中游荡了十年的野鬼。
  
  生前,我是一名商人,由于祖上的基业颇丰,加上到了我这一代经营得当,所以生意越做越大,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了。
  
  十年前的一天,我带领着商队途径黑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当时正值寒冬季节,天降大雪,所以没能及时返乡,只得在镇上客栈落脚。镇子虽说不大,但客栈却十分宽敞,只是心中烦闷异常。真希望者天杀的风雪早些止住,耽误了行程就不好了。
  
  傍晚时分,我打开了房间的窗子。由于风雪的原因,镇上的街道早已空无一人,显得格外冷清。远处的荒山已经覆满积雪,幽静而诡异。一时间,我有种想要接近它的冲动。
  
  “反正闲得无事可做,不如出去走走。”心里想着,我便提着灯笼走出客栈,一步一步想远处的荒山挪去。这是我一生中最愚蠢的一次决定,也是最后一次……
  
  直到第二天清晨,仍未见我归来,随从们便急了,四处找寻我的下落。终于,他们在黑山的山腰处找到了我那早已残缺不全的尸体。原来,昨天夜里,我遇到了狼群!随从们被这恐怖的场面吓坏了,他们早已无暇顾及我的尸骨,大叫着一哄而散。
  
  由于客死异乡又曝尸荒野,我成了一个永远无法投胎的孤魂野鬼,一个四处飘荡、孤独的野鬼。而那座引诱我被狼群所噬的黑山自然也就成了我唯一能够容身的家。
  
  十年过去了。整整十年了,我孤独,无助,生前的权势富贵再也享受不到了。白天的黑山人迹罕至,偶尔有赶路的旅人,也只是匆匆而过。道行尚浅的我是没有办法在白天露面的,因为那灼热的阳光会照的我魂飞魄散。但是,每当我在地下听到有人的脚步声,我便会非常兴奋,便会回想起生前的幸福与快乐。到了夜晚,当我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却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因为,黑山上经常有狼群出没,没有人敢在夜间过山,当然,除了我这个不怕死的傻子。真想再看看人的样子,毕竟,我已经十年没见过人了。
  
  不知道是上天可怜我还是想惩罚我,在十年后的一天,让我遇见了她。那一天,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又像往常一样来到地面。而令我倍感吃惊的是,竟然有人在山上盖了间简陋的茅草房!“不会是个傻子吧,敢搬到山上住,不要命了?”我如是想着,不过还是很高兴,毕竟有邻居了,从此不再寂寞了。
  
  我悄悄地靠近这间草房,发现新邻居是父女两人,父亲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武师之类的人,但是从他的眼中,我看到的满是抑郁与哀伤。而那个小姑娘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圆圆红红的小脸蛋显得十分天真可爱。
  
  从那天起,我悄悄地守护着这间草屋,不让山上的狼群走近半步——狼也是怕鬼的。
  
  一天傍晚,见小姑娘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我便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说真的,当时我还真有点紧张,不是因为十年没和人说过话了,而是怕把她吓着。我把头垂得很低,生怕她看到我那张惨白的不属于人类的脸。
  
  “你是鬼吧?”小姑娘抬头望望我,笑了。
  
  “啊?”她这句开门见山的发问顿时把我弄懵了。“你不怕我吗?”见她并不害怕,我就没有否认。
  
  “不怕!”她回答的倒是干脆。
  
  “为什么?”我不禁感到好奇。难道她是个傻子?或者她们父女俩就是传说中专门驱鬼的巫师。
  
  “因为我娘也是鬼,她前两天害病死了。我爹说,人死了都会变成鬼的,娘已经变成鬼了,将来爹爹和我也会变成鬼的,到时候大家都是鬼,有什么可怕的?”她的解释虽说幼稚,却不无道理。
  
  “哦,是这样啊……那么,你叫什么名字?”知道了他们父女并非巫师,我不禁松了口气。
  
  “月儿。你呢?”
  
  “叫我小黑吧。”我随口编了个名字。毕竟人都死了,生前的一切也应该放下了,包括名字。
  
  “我家以前养的小狗也叫小黑,哈哈!”
  
  “……”
  
  从此,我每天都到院子里和月儿说说话。她告诉我,外面到处都在打仗,老百姓死的死逃的逃,月儿的娘就是在逃难中染病死的。后来,月儿爹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带着月儿到山上避难。他们知道山上有狼,但是月儿爹仗着身强力壮,三五只恶狼还是能对付得了的。每当说起她爹,月儿的脸上都会不自觉得泛起一股骄傲的微笑,但是说到她娘,她总会把头低下,声音变得很小。
  
  在黑山住了十年,我很清楚黑山上狼群的数目,三五只不过是零头罢了。不过我把这些告诉她,只是答应她我会和他爹一起守护这间草屋,守护月儿。月儿仿佛很开心,每次见到我总有说不完的话。直到有一天,月儿爹听到了我和月儿的谈话,他才知道有我的存在。令我吃惊的是,这个中年汉子并没有预想中的那样怕我,反而恶狠狠地威胁我:要是胆敢伤害月儿他便打断我的腿。我只有苦笑,都已经做鬼了,哪还有腿了……
  
  白驹过隙,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月儿已由一个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相貌别提多清秀了,简直是倾国倾城——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在这十年中,开始我只是把月儿当做是自己的晚辈;后来,她长大了一些,我又把她当做是我的妹妹;现在,我似乎已经对她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而且是那样的难舍难分。我很害怕,不敢承认也无法否认。也许,我已经喜欢上她了。但是,从她的眸子里,我看到的只有尊敬和感激。多少次,我想向她表达这份情感,但是,每一次都把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口。因为,人鬼殊途。有时候,我会对自己说,只要快乐的在一起就行了,能陪她走完这一生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终于有一天,我得知了月儿父女将要离去的消息,是月儿亲口对我说的。外面的战乱平息了,他们父女要去投靠远方的亲戚。我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的,月儿毕竟是人,不可能像我一样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是,这一天来的似乎太早了,我一时手足无措。好在月儿告诉我她会经常回来看我,使我稍稍得到了一些慰藉,也在绝望中有了一丝希望。我会等她,哪怕是一百年我也会等。
  月儿走了。
  
  而我,只能选择等待,默默地等待,只为她临别时的那句承诺。时间过去了三年,在这三年中,我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难熬。每时每刻,脑海中都在浮现着她的音容笑貌,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三年中,我的道行增进了一些,作为我埋骨之地的黑山已经不能束缚我的自由了,我随时可以选择离开。但是,万一我离开了月儿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想主动去找她,可天下之大让我去哪里找寻?万般无奈之下,我只有选择等待。
  
  也许是我的痴情感动了上天,这一天,月儿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那天,我们聊了一夜。原来,他们父女在几百里外的镇上定了居,加上有亲戚照顾,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月儿还告诉我,她和镇上的一个姓沈的青年两情相悦,而且已经定了亲,再过十天就要成亲了。虽然我不是人,但这十年来她一直视我为兄长,她此番来便是告诉我这个喜讯,希望得到我这个做兄长的祝福。
  
  她的这番话仿佛惊雷一般重重地劈在我的身上。我简直伤心透顶,三年的苦苦等待,等来的却是这个消息!我很气愤,原来在她心中,根本没有我的一席之地,月儿啊月儿,难道和你相伴十载的小黑还不如那个和你认识不到三年的沈郎吗?心里想着,我却没有说出口,只是装作很开心的样子不断祝福她。
  
  第二天,在太阳升起前,月儿依依不舍的和我告别。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沉默了良久,一滴泪水划过脸颊。鬼也会流泪吗?不!鬼是没有眼泪的!我突然吼道。刹那间,一个念头涌了上来:不行!我不甘心这样失去她,也不甘心让她成为别人的妻子。我恨,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根本不爱我的人,我恨那个姓沈的男人!我要阻止他们成亲……
  
  于是,我悄悄跟在了月儿身后。白天,我虽然不能露面,但我可以隐藏在地下。月儿的脚步声我再熟悉不过了,哪怕是在人来人往的闹市,我也自信不会失去目标。就这样,我找到了月儿的未婚夫,也就那个被她称作沈郎的男人的家。
  
  为了报复,我完全丧失了理智。就在月儿与沈郎成亲的前一天晚上,趁沈郎一个人在房间时,我出现在了他面前。
  
  “啊!——鬼!”他大叫一声,差点跌倒在地。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呵呵呵……”我尽量让自己显得恐怖一些,好让他更怕我。
  
  “你是谁?要、要干什么!”他果然一脸的惊恐。
  
  “听着,卑微的人类,想活命的话,就离月儿远点,放弃这门婚事!”
  
  “为什么?”一听到我提起月儿,他竟然镇定下来了。“那是不可能的!我就是死也不会和她分开。因为,我爱她!”他的语气是如此坚决,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既然这样……哈哈哈哈哈……你,必须得死!”恼羞成怒的我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想要夺回月儿,眼前的男人必须得死!
  
  我咆哮着扑过去,亲手扭断了沈郎的脖子。他的身体缓缓地倒了下去,圆睁的双眸显露出哀伤与不屈。到死,他都没有放弃月儿;到死,他都没有向我屈服……
  
  “啊!”月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她睁大双眼盯着我,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为了你。”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和我回去吧。你的沈郎已经死了,在这,你已经没什么可牵挂的了。我们一起回黑山,做一对人鬼鸳鸯,不好吗?”
  
  “呵呵呵……呵呵……”月儿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绝望。“你认为这可能吗?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小黑了,你是一个心肠恶毒的魔鬼!你毁了我的一生,现在,我对你只有恨!”说罢,月儿向着墙角一头撞去,我想阻止,但是太迟了。血泊中,她的双眼瞪得很大,里面充满了仇恨与绝望……
  
  眼见着心爱的人被自己害死,我的心一下子碎了。我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从此,我躲进了黑山,潜心修炼,借此来忘掉从前发生的一切。
  
  五百年过去了,我由鬼修炼成精;又一个五百年过去了,我由精修炼成妖。从此,我自名黑山老妖。
  
  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来到山顶的一棵老梨树下坐一会。因为,这课梨树是月儿小时候亲自种下的。我曾经答应过她,等树长大结果了,我每天都会为她摘梨子吃。想起她当时向往的眼神,我的嘴角都会浮起一丝满足的笑。
  
  我时常会对着老树自言自语,轻抚它的树皮。而它,时常会轻摇枝头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响声——日久天长,它已经有了灵性。直到有一天,老树开口说话了,它告诉我,它已经修炼很久了,再过十日就能成精了。我很高兴,并答应它在这十日中为它护法。此后的几天里,老树的枝干上光芒四射,不分昼夜,将整个黑山的照得雪亮。这也许就是树木在成精前特有的征兆吧。住在山脚下的人们看到了这一切,一个个都觉得惊异莫名。
  
  “黑山上的老树要成精了!”消息很快传了出去。除了晚上无人敢在山上逗留外,白天经常会有很多人围在树的周围指手画脚,议论纷纷。就在第九天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这一天,老树发出的光前所未有的亮,因此,聚集在树下的围观者也异常的多。我已有了千年的道行,是可以在白天抛头露面的。于是,我化作一只乌鸦蹲在树枝上,向下注视着一切。
  
  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位老者。此人凤眼白面,身披龙袍,举止言行都流露出一股王者的霸气。“吾不信,这世上哪来的精怪,待吾砍来!”那人语气十分傲慢。
  
  “不可啊,陛下!此物将欲成精,如若砍伐,恐有不吉。”其身后的谋士忙上前劝阻。
  
  “闪开!孤意已决!就算真有精怪,也奈何不了我曹孟德!”说罢,举剑便砍。
  
  “咔”一剑下去,树皮被砍掉了一大块,紧接着,从树皮的断口处竟喷出鲜红的液体来。在场的人们一个个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老树痛苦地呻吟着,当然,这微弱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得到。
  “人类真的如此残忍吗?难道他们连一棵将要成精的老树都不肯放过?”我愤怒了,为了报复这个残暴的国君,我施展法术,在他身上下了一个恶毒的诅咒。我要让他突发恶疾,头痛难忍而死!
  
  果然,老者顷刻间便抱着头栽倒在地,其手下人见大事不好只得将他抬下山去,一路上,都能听到那因头痛难忍而撕心裂肺的惨叫。众人见状,无不大呼小叫地往山下逃去。从此,踏足黑山的人更少了。而在我的保护下,老树也得以成精,幻化为人形。
  
  “你已经是树精了,应该为自己起个名字了。”我告诉它。
  
  “这样啊,那么,我,我就叫姥姥好了。”它的声音阴阳怪气的,一会是男声,一会又是女音。树木是没有性别的,成了精亦是如此。“这次多谢您出手相救,若不是您从那个老家伙的剑下将我救出,我也不会有今天。”说罢,便屈身跪在我的面前。
  
  我赶紧将它扶起,微微一笑,说道:“你我同属妖魔,理应互助,举手之劳是谈不上谢的。”
  
  此后,我进入冥界继续修炼,借以忘掉一千年前的伤痛。我还把黑山让之于姥姥,纵容它独霸一方。由于先前被人类伤害,姥姥的性格极其古怪,它还收养了一群孤魂野鬼,役使她们去害人。对此,我并不反对,毕竟我对人类也没什么好感。
  
  姥姥倒是懂得知恩图报,为了报答当初的救命之恩,每过十年它都会到冥界探望我一次,献上它手下的一个女鬼给我做妾。它知道我还是忘不了月儿,所以,出于好意,它希望我能够将从前的那份感情寄托在她们身上。它常劝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现在的道行已经连神仙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你完全可以找到比月儿更好的女子。”我却只是摇摇头:“你不会懂的,芳草虽多,月儿却是独一无二的。”
  
  一百年过去了,姥姥先后共献上了十个女鬼给我做妾,虽说她们个个貌如天仙,但我却丝毫没放在眼里。因为,我是黑山老妖,我的心里只有月儿一个。
  
  这一天,姥姥又来了。这已经是第十一次了,说实话,我的确有些厌烦了。本想打发它回去,可是这一次姥姥却显得十分自信,还打包票说如果这次我不满意它愿意废去自己的道行。我倒是很好奇,难道这次这个老树精把天上的仙女抓来了不成?
  
  “小倩,快来见过黑山老妖大人!”姥姥拍了拍手,望着我嘿嘿地笑着。
  
  紧接着,一白裙女子从姥姥身后走了出来。她脸色惨白,神情抑郁,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她低着头,呆呆地站着,一语不发。
  
  刹那间,我仿佛被天雷狠狠地劈了一下,我不禁失声叫道:“月儿!”我明白了,为什么这次姥姥如此的自信,虽然月儿已经投胎转世了无数次,但是魂魄是不会变的。千年以前,姥姥是月儿亲手种下的,它自然认得月儿。
  
  真没想到,一千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能与她再次邂逅。而且,这次她也成了一个孤魂野鬼,真是缘分注定!
  
  “月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黑啊!”我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
  
  “黑山老妖大人,我,我叫小倩。”她的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因为害怕而发抖。
  
  “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这几十次的轮回真的让你忘掉了一切吗?这样也好,至少你不会恨我了。”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小倩望着我一脸的茫然,显然她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姥姥,这次多谢你了,月儿,不,是小倩,我留下了。我们明日就成亲!”我激动得向姥姥道谢。
  
  “没什么,这也许就是你常跟我说的因果吧。你救了我的命,而我了却了你的心愿。”说罢,便要离去。我本想留它喝喜酒,可它却坚持回黑山,还说刚得到消息,有人来山上捣乱。我见留它不住,也不再多言。
  
  冥界。婚礼上。
  
  “黑山老妖,快放了小倩,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一书生模样的青年竟然出现在喜堂上。
  
  “沈郎?怎么又是你?为什么总是和我作对,破坏我和月儿的好事!”我大吃一惊,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会出现?
  
  “我来只是为了带小倩回去,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带她走!我不是什么沈郎,我的名字叫宁采臣!”他语气坚决地说着,那倔强的眼神和一千多年前的沈郎一模一样。
  
  “就凭你?痴人说梦!哈哈哈哈……笑话,真是笑话!今天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我也一样要他有来无回!”
  
  “就凭这个……”说着,从背上解下一把宝剑。“这是燕道士送给我的,可以斩妖除魔!”他倒是很有自信。
  
  “哈哈哈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把破剑也敢来威胁我?恐怕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少废话!”说罢,他举剑想我砍来。我只是轻轻摆了摆手,他便连人带剑一起被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
  
  “你还是放弃吧,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不想杀生。”我冷冷地说道。
  
  “不,绝不!除非我把她就出来,否则我绝不离开!”
  
  “为什么?”一时间,我仿佛又回到了一千多年前那个悲痛的夜晚。
  
  “因为,我爱她。为了救出她,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我要把她的骨灰带到别处去,让她可以投胎做人。我会等她长大,到时候我们会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丈夫,有妻子,还有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过着男耕女织的平凡的生活,不会被人打扰。我们会渐渐老去,直到死亡。来世,再续前缘……”宁采臣泪流满面,眼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
  
  我感到很无奈,这个人怎么如此倔强?难道一千年的轮回也无法改变一个人吗?我伸手掐住他的脖子,而他似乎也知道死亡的即将到来,闭上眼睛不再多言。
  
  “别,别杀他。黑山老妖大人,我求你。”小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只要您放过他,我什么都答应您!”她的眼中噙满泪水,苦苦哀求着。
  “如果我现在杀了他,你会恨我吗?”我不禁问道。
  
  “会!”过了很久,她仿佛下定了决心,将这个字说了出来,虽然几不可闻,却十分地坚决。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会这样。现在,拿起你的剑,我们一决生死,赢的人将得到小倩!”我放开了掐着宁采臣脖子的手,面无表情地对他说道。
  
  宁采臣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我,随即他拾起了地上的宝剑。“为了她,我决不放弃!”他跌跌撞撞想我冲了过来,手中的剑寒光闪烁。
  
  小倩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心上人即将惨死的一幕。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滋啦——”我并没有闪躲,而是任凭剑身穿过我的胸膛,同时也刺穿了我的灵魂。
  
  “你,你为什么不躲?”宁采臣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呵呵,还有躲得必要吗?这一剑是我欠你们的。千万别告诉姥姥是你杀的我,它一直很崇拜我,如果它知道我被一个凡人杀了,一定会看不起我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怕姥姥日后找他报仇。
  
  “月儿……希望你原谅我,原谅一千年前我犯下的错。”望着小倩,我痴痴地说道。
  
  “我原谅你了,月儿原谅你了……”她的眼眶又湿润了。
  
  “临死前还能见你最后一面,真好……”说罢,我感觉自己的魂魄在一点点消散,最后,完全消失在冥界无边的黑暗中……
上一篇:煮肉   下一篇:电话不能乱打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诚博国际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亚虎国际娱乐
    诚博国际诚博国际娱乐诚博娱乐登录入口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