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博国际

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嘘,我在你身上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7-08-06 点击:
(一) 这天是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农历九月二十三,星期日。 这天下午,一个男大学生走进一栋实训教学楼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学校通知了男大学生的家长,家长连夜奔波赶了过来,但是却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因为孩子失踪了。 整个学校里面,以及学校外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男大学生的最后一面,停留在了他走进实训楼的那一刻,楼外的监控摄像头所拍摄到的他的背影。 从监控画面可以看到,这名男大学生,身穿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脚穿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有条不紊地走进了实训楼。 这一幕之后,监控画面里再没有出现过男大学生的身影,校园里也没有,男大学生从进入实训楼之后,就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没人知道这名男大学生在进入实训楼之后,经历了什么。 而监控画面里所拍摄到的这一幕,也将成为留给学校,以及男大学生家长的最后一幕。 学校赔了男大学生的家长一笔费用,这一页也就这样的揭过去了。 但这也无疑留下了一个谜:男大学生究竟去了哪儿? 无独有偶,在近乎半年之后的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三日,农历三月十四的下午,一名女大学生走进这栋实训楼之后,同样再也没有出来。 巧的是,这天也是星期日,女大学生进入实训楼的时间,也是星期日的下午。 与半年前的不一样的是,这次在实训楼的十楼走廊里,发现了一只鞋,而这只鞋经确认,是这名失踪的女大学生的。 从此之后,这栋实训楼多了一条警示语:严禁本校内学生出入十楼,如经发现,开除学籍。 这条警示语出现的看似毫无逻辑,并且最后一句开除学籍似乎也毫无逻辑。 难道,这栋实训楼的十楼,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个说法,渐渐地在这所学校里面流传开了。 (二) 在河南的西北部,焦作跟洛阳相交接的地方,有这么一座城市。 这座城市历史悠久,文化璀璨,很多中国古代的传说故事,曾在这里发生过。 这所学校就坐落于这样一座城市中,而且这所学校有一个很霸气的名字——豫西北工业大学,简称豫西大。 豫西大坐北朝南,中间的一条南北小巷把学校分成了东西两个校区。 西区是老校区,这里见证着学校一路走来的心酸。东区是新校区,不论是从建筑风格上,还是外观上,看起来都要比西校区新颖,时尚。你如果仔细对于的话,就会发现两个校区的格格不入。 老校区有东西两个入口,不过西面的入口几乎是常年的关着。新校区有东南西三个入口,不过都没有门栏,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地敞开着。 新校区的南门是整个学校的正门,门口的地上横躺着豫西北工业大学七个大字。你的目光,随着七个大字向上看去,你会看到一座巍峨的建筑,那便是学校的图书馆,图书馆的上方,矗立着一座大钟。 新校区的东门两侧分别矗立着两座十层高的建筑,就是前文中出现过的实训教学楼,简称实训楼。靠北的一座是A座,靠南的一座是B座,而前文中所描述的故事,就发生在B座实训楼里。 B座实训楼的南侧是一个叫做旭园的地方,里面有假山,有溪流,有小桥,有亭台,也有楼阁。不过很少有人会到旭园里面去,即便是热恋中的男女,也很少去。特别是到了晚上,就更不会有人去了。 因为,据一些学生说,晚上经常听到旭园里面有女人在唱歌,但是却找不到唱歌的人。 (三) 刘晓亚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但同样也是一个问题青年。因为他的好奇心特别的重。 他不管遇到什么事儿,总习惯去问一个为什么,据他自己讲,他从小就是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不过,他的胆子却不是很大。 在他还在读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一个周二的晚上,从实训B楼出来,路过旭园,他隐隐约约听到旭园里面有人在唱歌,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唱: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那声音听起来,很缥缈,很遥远,却又仿佛就在他的耳边。 刘晓亚抱着好奇之心,走进了旭园,他在旭园里面饶了一圈,也没见着唱歌的人,后来歌声也停止了。刘晓亚心想:这么晚了,估计是唱歌的女生回去了。 随之,刘晓亚走出了旭园,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下一个周二的晚上,刘晓亚从实训B楼出来,再一次路过旭园的时候,他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女生在唱歌,还是唱的那首: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听起来,满腹的凄凉。 刘晓亚还是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走进了旭园。他心想:我一定要看看,这个唱歌的女孩子到底是谁,到底长什么样子。 这次跟上次一样,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然后,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回到了宿舍。 不过这次回到宿舍的刘晓亚却并没有闲着,他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他登录了学校的论坛,在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帖子的名字叫做《谁有在旭园听到过一个女子唱歌?》。 跟着,他看到有好几个校友回复。 有的说:我听到过。 有的说:唱的好像是什么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有的说: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想起来了,我貌似也听到过。 有的说:我也听到过,而且我还特意连续好几次,到了旭园里面去找那个唱歌的女子,不过每次都是我进去不到一分钟,歌声就停了,硬是一次都没找着。 有的说:据说新校区东门那边,是一片坟场,那边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啊?要不然,实训B楼为什么禁止我们进入十楼呢? 还有的说:各位老司机们,哪天晚上你们过去的时候,带上我呗,我也想看看这个唱歌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样子。老司机们,加我QQ1195298383。 更有甚者说:要不咱们成立一个捉鬼敢死队吧,哈哈。 刘晓亚大体浏览了一下,心想: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听到有女人在唱歌。 就在刘晓亚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时候,他刷新了一下网页,页面上显示了一条最新的回复:么耶么耶某,知气知气否! 刘晓亚正在思索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帖子提示又收到了一条新回复,刘晓亚刷新了一下网页,网页提示:对不起,您所浏览的帖子不存在,或者已被删除。 帖子竟然被删了,而且最后一条回复也没有看到,不过么耶么耶某,知气知气否这十个字却印在了刘晓亚的脑海里,他满腹疑虑地关掉了电脑,上了床。 据刘晓亚跟他的同学讲,大一下学期的某一天晚上之后,他再也没有踏进过旭园半步,如果是晚上从实训楼下课走出来之后,他都习惯性的绕道走。 他同学问他为什么?他不愿多讲,只是说,那天晚上所经历的事件,将成为自己一生的噩梦。 (四) 一晃的时间,大半年过去了,刘晓亚渐渐地从那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过他的好奇心,却放到了实训B楼的十楼。 二〇一五年的下半年所发生的一件事,极大地刺激了刘晓亚的兴趣。 一名大三建筑系的学生,在十一月的十五日的下午,走进了实训B楼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而这天,同样是星期日。 这件事,极大地勾起了刘晓亚的兴趣。 刘晓亚回到宿舍之后,登录上了学校的论坛,他在查询跟实训B楼有关的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学校论坛沉积的烟海中,让他找寻到了一丝的线索。 他看到了一条已经沉积了一年多的帖子,帖子的内容讲的正是一年多之前,女大学生在实训B楼失踪的事件。而这条帖子同样提到了另一个事件,就是更久之前,那名男大学生同样在实训B楼失踪的事件。并且帖子的作者在两件事件中,发现了几处相同点: 1、都是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2、都是发生在实训B楼。 3、时间都是星期日的下午。 帖子的作者,在最后还提了一个疑问:这真的是巧合吗?如果是巧合的话,那这也太巧了吧? 刘晓亚把这几条信息挑选了出来,再看刚刚发生在十一月十五日的事件,同样是实训B楼,同样是失踪,时间同样是星期日的下午。 如果前两次是巧合的话,这第三次总不能再是巧合了吧? 并且刘晓亚敏感地察觉到,问题的答案就在实训B楼的十楼。 首先,事件中女大学生的鞋子是在实训B楼十楼被发现的,随之不久,实训B楼就出现了那条不准上十楼的警示语。而且处罚相当的严厉,直接是开除。 问题肯定在十楼,刘晓亚心里再一次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刘晓亚想到实训B楼的十楼一看究竟,但是他的内心却又是拒绝的,他胆子不大,你让他一个人去,他还真不敢。 刘晓亚决定找上自己的室友,让他陪着自己一起去。 刘晓亚的室友叫张科,是个胆子比较大的人,而且是一个在打架中长大的人,从小学打到初中,从初中打到高中,等升了大学之后,思维成熟了,整个人倒像是变成了一个老好人一样。 但是如果你惹了他,那他绝不会让你好过。 不过张科对这些奇闻异事却没什么兴趣,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游戏上面。 只要一有时间,他唯一的事情就是打游戏。 当张科听到刘晓亚的这个想法之后,极大地反对,他觉得自己没必要陪刘晓亚去冒这个险,刘晓亚本身也没必要。 张科知道,好奇害死猫。 但是刘晓亚不听,在刘晓亚的哀求下,张科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下来。 他们商量的时间是周二的晚上。 因为他们周二晚上实训B楼有课,下课之后,也已经是晚上九点半的时间,晚上人少,下课之后两个人先去男厕所,等同学们都走完之后,再从厕所出来,直接上十楼,没谁会发现,也比较方便。 其次的话,几起事件发生的时间都是周日的下午,周二晚上,刚好避开了那个时间点。 (五) 周二晚上的下课铃响了之后,他们两个按照原来的计划,依次走进了男厕所,一人打开了一个小门,他们在倾听厕所外的动静。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厕所外面静悄悄地,两个人从厕所里面悄悄地走了出来,四处探望了下,整栋楼里静的出奇,看来同学们都走光了。 他们两个来到了电梯处,按了电梯的按钮,一部数字显示在十楼的电梯缓缓降了下来,数字从10变到9,再变到8,最后变到4,停了下来。 刘晓亚跟张科他们周二晚上上课的教室在实训B楼的四楼。 电梯门缓缓地拉开,里面空无一物,两个人走了进去,按了十楼的按钮,电梯再一次的缓缓上升。 两个人站在电梯里,张科随口问了一句:“电梯为什么是从十楼下来的?” 刘晓亚的心一惊,对啊,电梯为什么是从十楼下来的?难道有人在我们两个之前,已经去了十楼? 刘晓亚没把这个想法告诉张科,因为张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刘晓亚即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张科,张科估计也不会往心里去。 刘晓亚回复说:“对啊,好奇怪。” 电梯显示在十楼的时候,停住了,跟着,电梯门又一次缓缓地拉开。 两个人惊奇的发现,十楼竟然没有开灯,一片黑乎乎的。 这个时候,两个人分别打开了自己手机上所带的手电筒,当两个人手机的光照射出去之后,两个人吓了一跳,吓的最严重的应该是刘晓亚,因为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张科定了定神,借着手机的光芒看了过去,他们的对面,电梯的门口,站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 虽然是十一月份,但是张科发现,女人穿了一间灰褐色的笨重棉袄,头上还围着一个黑色的围巾,手上带着一副白手套,只有面部是露在外面的,但是那面部在手机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的苍白。 女人的年纪大概在四十多岁,从穿着上看,也很朴素,而且她的左手拿着一个拖斗,拖斗上面卡着一把拖把。 看上去像是一个清洁卫生的阿姨。 张科跟刘晓亚依次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当他们走出来之后,他们看到那个清洁阿姨缓缓走进了电梯。 在清洁阿姨按了电梯楼层,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清洁阿姨冷不丁地看了一眼刘晓亚,在那一瞬间,刘晓亚整个人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毛。 等电梯下去之后,刘晓亚深呼吸了几口气,对着张科说:“刚才吓死我了。” “这有什么好可怕的?” “你没发现这阿姨很诡异吗?” “没发现有什么诡异的啊,就是觉着她的脸色很苍白而已。” “不,不但苍白,而且从头到尾,整张脸都没有任何的表情,走路也比较缓慢,就像是僵尸。” 在这个漆黑又安静的十楼,虽然他们两个人说话声音不大,但是听起来却很是响亮。特别是当刘晓亚说到整张脸都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张科的心也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经刘晓亚这么一描述,他也觉着,这个清洁阿姨不正常。 他们出了电梯之后,朝着十楼的右侧走了过去。 他们两个在十楼一步一小心的走着,不过刘晓亚一直走在张科的后面,紧紧地跟随者张科。 他们两个发现,这十楼不仅仅是没开灯的问题,而是整个十楼根本就没有灯,而且脚下面,石灰,砖头,什么都有,这十楼根本就没装修过。 没装修过的十楼,怎么会出现了一个清洁阿姨? 清洁阿姨到十楼来做什么? 刘晓亚想到这里,后背一阵的发凉,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张科的胳膊。 张科猛然来了一句:“你干嘛?” 刘晓亚说了句“没事。”然后放开了手。 他们继续往前走,看到左边有一个小门,他们借着灯光朝里面看了看,里面的大半部分都堆积着石灰,石灰的一边有着一口小井,好像是当年建筑工人搅和水泥用的。 他们把光线移开了那扇小门,走开了,走远了,小门遗留在了他们的身后。 他们走到了十楼的尽头之后,从右侧沿着一条路走到了左侧,当他们走到十楼的左侧之后,他们发现了不同。 他们发现,十楼的左侧装修过了,地板砖,瓷砖也都铺好了。 他们两个人的心里现在是满腹的疑惑,特别是刘晓亚。他在自己的心里,小心地思索着。 两个人转到电梯门口之后,没敢再逗留,按了电梯,匆匆地下了楼,到了楼下之后,两个人跑出了实训B楼,连夜跑回了宿舍。 (六) 两个人回到宿舍之后,匆匆忙忙地就睡了。 刘晓亚睡醒之后,感觉自己的头晕晕沉沉的,一摸自己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发烧了。 刘晓亚勉强地睁开眼,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的时间。 他心里一阵的庆幸,还好今天上午没课。 他又看了看左侧床铺的张科,张科的床铺上没人。 刘晓亚随口在心里问了下自己:这家伙竟然没打游戏,干嘛去了这是? 刘晓亚晕晕乎乎地又睡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人给叫醒的。 刘晓亚睁开眼睛看了看,班长张静天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边上的凳子上坐着辅导员老师。 刘晓亚艰难地起身,叫了一声:“老师。” 辅导员老师让他先躺下,关心了一番。此时的班长,也递给了刘晓亚一片退烧药。 待刘晓亚状态调整的差不多的时候,辅导员突然问:“你见张科了吗?” 刘晓亚回答:“昨晚睡觉的时候,见他了,今天上午醒了一次,没见到他人,然后一觉睡到了现在。” 刘晓亚见辅导员突然眉头紧锁,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忙问:“老师,是不是张科出什么事了?” “哦,没什么事儿,就是今天,几个任课老师说都没见到他上课,打他电话又关机,联系不上,就过来问问他的情况。” 刘晓亚知道,自己也没去上课。辅导员口中所说的没去上课的一定是指他们两个,但是辅导员看到现在躺在床上的刘晓亚,就没再说什么,于是只说了张科一个人。 刘晓亚心中的那个不详的预感更重了,他隐隐约约觉着,张科已经出事了。 可是他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出的事。 过了两天,刘晓亚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依然没有张科的任何消息,校领导根据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看到,自从周二晚上,张科去实训B楼上课之后,就再没从实训B楼里面走出来。 张科失踪了,失踪在了实训B楼。 第四个消失在实训B楼的人。 校方再一次对实训B楼引起了重视,但是在刘晓亚的辅导员老师心里,却一直有个疑问。 从校方提供的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视频里看,张科自从周二晚上进入实训B楼之后,就没再出来,而却无意中发现,刘晓亚在周二深夜,一个人从实训B楼疯狂地跑了出来,跟着就发起了高烧。 而又从刘晓亚的话中了解到,周二晚上,刘晓亚睡觉之前,还说见过张科。 这不但是一个疑问,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辅导员觉着,刘晓亚跟张科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七) 张科失踪了之后,这间宿舍里面就只剩了刘晓亚一个人。自己身边突然少了一个人,刘晓亚这几天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第二个周三的下午,刘晓亚没课,一直呆在宿舍,哪也没去。 辅导员老师事先给刘晓亚打了个招呼,决定带着自己心中的疑问,找刘晓亚聊聊。 下午两点多钟,辅导员来到了刘晓亚的宿舍,先问了刘晓亚的身体状况,嘘寒问暖了一番之后,渐渐进入了正题。 “你说你上周二晚上,还见到过张科?” “对啊,我睡觉之前,他就在宿舍,然后等第二天上午我醒来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可是,我们从校方提供的监控视频中看到,上周二晚上下课之后,没发现张科从实训B楼出来啊。” “什么?”刘晓亚满脸的惊讶,一个大写的问号,印在他的额头。 “对了,还有一件事,晓亚。” “什么事?老师,你说。” “那个,从监控中看到,周二深夜,你一个人慌慌张张地从实训B楼跑了出来。这是怎么个情况?” 刘晓亚的脸刷一下的白了,问:“我一个人?老师,你确定校方领导没看错?” “监控视频我也看了,就看到了你一个人。而且还那么晚,从实训B楼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辅导员这时也发现了刘晓亚脸色的不正常,关切地问:“晓亚,你怎么了?” “老师,张科我们两个是一起跑出来的。难道,难道……”刘晓亚的眼睛瞪大了。 辅导员对于刘晓亚的这个回答很是惊讶,“什么?”两个字随之脱口而出。 刘晓亚只是点了点头,这无疑是再一次确认了刘晓亚跟张科两个人一同从实训B楼跑出来的事实。 “你跟老师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去十楼了?”辅导员顿了顿,轻缓地说。 刘晓亚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低下了头,然后点了点头。 点头的意思无疑是承认了他们上周二晚上一起去了实训B楼的十楼。 “你应该知道,这些如果被校方的领导知道,将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刘晓亚的头低的更低了。 又经过了十多天的找寻,张科依然没有结果。 而一个月后,刘晓亚也退了学,为什么退学,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起过,外界也没人知道他退学的原因。 (八) “你当初为什么突然就退学了呢?”我问坐在我对面,已经喝的差不多的刘晓亚。 “你真的想知道?”他醉醺醺地摇着脑袋说。 我及其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说:“刘晓亚是被开除的。” “你说你是被开除的?” “不,不是我,是刘晓亚。” 刘晓亚的这个回答,让坐在对面的我,汗毛立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刘晓亚,竟然说自己不是刘晓亚。如果他不是刘晓亚,那么,他是谁? 我猛然间根据刘晓亚先前讲的故事,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张科。 “你是张科?”我试探的问。 他醉醺醺地点了点头。 很大一部分人,在看完一部电影之后,希望电影能够给出一个结局。同样,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在读完一部小说之后,希望小说的作者,在故事的最后也能够给出一个读者满意的结局。 但是生活不是电影,更不是小说。电影,小说可以选择性地给你一个满意的结局,但是生活不能,因为生活还要继续。 而同样,在人生的长河中,有很多的问题到现在依旧没有答案。 那么有些读者可能会问:“张科所讲述的那个故事中,结局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很抱歉的回答:“我不知道。” 如果非要有一个结局的话,也许刘晓亚被学校开除的那一刻,就是一个结局。 但是那个被开除之后的刘晓亚,到底是刘晓亚,还是张科,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或许他们有一时间段是刘晓亚,又有一时间段是张科。 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很多故事也没有结局,我们就不深究了。 不过据张科最后讲,刘晓亚他们两个的事件出现不久之后,实训B楼的十楼就被校方给封住了。 封住之后,学校里面再没有学生因为去实训B楼而失踪过。那么实训B楼的十楼究竟有什么?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旭园里面唱歌的女子,自从实训B楼的十楼被封之后,歌声也跟着消失了。 也许它们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吧,但是具体是什么,这个依然是不得而知了。 那晚,我送走张科之后,整理了下他所讲述的这个故事,然后通过我稚嫩的文笔,把这个故事给写了出来。 而你们,现在正在读这篇故事。
上一篇: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   下一篇:别问我是谁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诚博国际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优乐娱乐梦之城娱乐亚虎国际娱乐
    诚博国际诚博国际娱乐诚博娱乐登录入口qg999钱柜娱乐
    w88988w88优德体育明仕亚洲客户端明仕亚洲客户端优德娱乐